• 城市長大的他,扎進鄉村學校一路干到校長!

    作者:孫慶玲 來源:共青團新聞聯播2022年08月25日

    主播君的話

    他在城市長大,卻在一所鄉村小學一干就是7年。他是誰?有怎樣的故事?

    他是河北省張家口市涿鹿縣武家溝學區武家溝鎮寄宿學校校長、語文教師,也是2022“美麗青年鄉村教師”尋訪活動的報名者之一。

    點開90后青年閆旭東的朋友圈會發現,他發布的絕大部分內容都與孩子有關:有的孩子在學包粽子,有的臉上沾著蛋糕,有的調皮睡懶覺,還有的在開心地打雪仗……

    這些孩子都是閆旭東的學生,在城市長大的他,之前從沒想過到鄉村工作,當然也沒想到自己能在一所山村小學干7年。

    2015年從商丘學院畢業后,閆旭東成為一名特崗教師。盡管對鄉村的工作條件有心理準備,但第一次到這所學校時,眼前的情景還是讓他感到意外:除了一棟三層樓房外,都是不起眼的平房,雨中的校園一片泥濘,一腳泥的自己走進了學校。

    “當時一到宿舍樓,就有同來的特崗教師哭了起來。”閆旭東告訴記者,起初到學校那段時間,自己也曾有過迷茫,“想走心不甘,想留沒勇氣”。尤其看到在北上廣的朋友發布的令人眼花繚亂的朋友圈,他也曾想趁年輕去大城市闖一闖,但他最終沒有去——因為他與學生有一個約定。

    一入校,閆旭東被安排教四年級兩個班的語文,雖然有想走的念頭,但面對學生,閆旭東說自己是全力以赴,“拿出了自己所有的勁頭,想證明男老師教語文也能教出成績”。但一年后,他被安排去教六年級,當他把這個消息告訴班上學生后,有人開始哭,有人把想說的話寫成小紙條給他,其中有句話讓他印象深刻:“你說,(班級學生的語文)平均分過了85分,就繼續帶我們,可我們考高了,你卻走了,我們考這么高有用嗎?”

    “因為是寄宿制學校,我們天天在一起,我已經把他們都當成了親人。”后來,閆旭東與班上的學生相約,“我在六年級等你們”。

    轉眼又過去6年,閆旭東送走了一撥撥的畢業生,但自己依然留在這里。盡管有調離機會,但他發現,這里有太多他眷戀的東西,早已不舍得離開,尤其“當你看著一些東西在自己的努力下變得越來越好時”。

    他努力把語文課講得有聲有色,辯論、配音、演課本劇、給古詩配畫等被他搬進了課堂。有時,他也把課堂搬到教室外,比如讓學生去感受秋天里的樹、云、鳥以及周圍的山,等等。于是有孩子把樹葉寫進作文,有孩子觀察到鳥窩、南飛的鳥,并且堅定地相信那鳥一定會飛回來,“因為這里是他們的家”。

    閆旭東也早已把學校當成自己的家。有低年級的學生拉褲子,他和其他老師一起給學生清理便溺、清洗衣服;有孩子病了,他半夜開車送孩子去縣里看急診,看完病再把孩子送回家,慢慢地,他熟悉了各類常見病,笑稱自己“快成半個‘赤腳醫生’了”。

    他還學會了給學生縫衣服、編小辮、理發。他說,在學生身上,自己完成了許多人生的第一次,“其實做的時候并不會想太多,因為他們是我的孩子,這些事兒我不做,誰做?”

    班上有名叫建強(化名)的學生,從小沒有母親,父親身患癌癥,比同齡人更成熟,也更自卑。了解他的情況后,閆旭東會在他的書包里放一些學習用品,悄悄塞點零花錢。建強的腳有凍瘡,一到冬天又痛又癢,閆旭東找來藥膏,燒水為他燙腳。發現建強愛踢足球,閆旭東便鼓勵他參加學校足球隊,每天陪他一起跑步、訓練。

    有一天,建強突然給閆旭東送來許多杏仁,說:“杏仁是去年的,知道老師愛吃,我用小錘子全都砸開了,這樣吃著香,不費牙。”

    那天是閆旭東的生日,他覺得心里很暖,因為他知道學生在以自己的方式“回饋”他。

    后來,建強的爸爸去世,建強考上了職教中心。再后來,建強假期在外地打工掙到了第一份工資,給閆旭東買了一雙黑面白底的布鞋。“他說自己想爸爸時,就給我打電話……”閆旭東說,從此自己的“生命中又多了一份牽掛”。

    在閆旭東看來,要成為一名優秀的鄉村教師,一是必須要愛學習,二是必須要有愛心,做有愛的教育,“老師心中有愛,才會更愿意去了解學生、更好地引導學生,學生眼中才會有光,學生家里才能有更多的暖”。

    據閆旭東介紹,這些年,他和同事搭建影棚,為學生拍攝藝術照,這也成了很多孩子所擁有的第一張藝術照;組織開展“十元錢·千份愛”和“將愛帶回家——房屋改造計劃”,幫助更多學生和家庭渡過難關,努力讓學生擁有舒適的學習環境;和其他教師開設各式社團和活動,教學生書法、朗誦、口琴、輪滑、美術、剪紙等,“如今全校的每一個孩子都擁有一項技能”。

    大學畢業前,閆旭東的導師為他寫下贈言“眼有星辰大海,心有繁花似錦”,希望他成為“眼里有愛,心中有暖”的人。閆旭東說自己一直在努力踐行,“沒有辜負大家的期待”。

    2020年,29歲的閆旭東被評選為“河北好人”,入選全國優秀特崗教師事跡報告團,成為武家溝鎮寄宿學校校長。他記得上任那天,老校長對他說:“扶上馬,走一程。小閆,你好好干!”

    “也許只有我自己知道,這一程我走得有多艱難。但這是老一輩教育人的信賴與重托,我會把這個接力棒接下來傳下去。”閆旭東說。

    【責任編輯:陳鳳莉,杜沂蒙】

    安徽百名“民樂少年”游徽州 奏民樂

   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2-08-24 18:53:51

    山東:講好新時代“魯菜故事”

   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2-08-24 18:53:40

    漫畫家蔡志忠談弟子賀鵬飛:他的潑墨是我教的

   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2-08-24 18:46:56

    央視少兒頻道量身打造暑期“功能性”片單

   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2-08-19 20:21:33

    中青報發布MV《生命的光亮》 醫師節致敬白衣天使

   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2-08-19 15:48:26

    《冰雨火》導演傅東育:每個演員都是一塊拼圖

   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2-08-18 15:11:35

    畫變樂 千里江山就是我的祖國

    中國青年報2022-08-18 07:34:56

    呂嘉率藝術家打造社區音樂會

   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2-08-18 09:35:28

    以食會友!中韓廚師美味對對碰

    中國青年報2022-08-17 06:38:58
    変态爆乳ギャル立川理恵